我的购物车 0

文章中心

宝光情怀
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时光任苒,转眼让我与宝光的缘就结了几十年。  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常听父亲自豪地给我讲起他的经历:1970年从部队转业回来后,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支援三线建设,来到了疙瘩沟,当时全厂加上他一共就三名医生,由于刚开始建厂,所以那时大家都住在农民家里,一下雨路上到处都是泥,一大批有志青年从祖国的大疆南北,来到了疙瘩沟,他们凭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,用勤劳的双手修公路、砌围墙、建厂房、盖宿舍。以顽强的毅力和艰辛的劳动,硬是在偏僻贫瘠的小山沟打造出一个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的宝光电工厂。

1984年春天,父亲好不容易找到一辆敞蓬车,兴高采烈地带着母亲,领着好奇的我和弟弟来到了宝光厂,因为当初没有地方住,单位领导给我们在医院三层分了一间单身宿舍,房子不大,只能放两张床,炉子就摆在门口,算是我们做饭的地方,虽然上个厕所都要跑很远的地方,但只要在我向往以久的地方与父亲在一起,我已经很滿足了。

应该说,在疙瘩沟生活的那些年里,有许多如珍珠般的美好记忆。

后来,随着条件的改善,我们也住进了家属楼,虽然只有二十来个平方,水管和厕所都在外面,是好几家共用的,但我们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中的家。买涂料刷房子,走线,给门和窗户刷漆,一个旧房经大人们一打扫,立刻旧貌换新颜。父亲的同事,母亲的好友都来帮忙。那热闹的场面就象谁家娶了亲。

记得当时家家户户都用蜂窝煤做饭,每家的门口都堆放着一排排蜂窝煤,每天放学一到家,我就会先去看炉火如何?有时炉子没封好,火灭了,那就赶紧夹一块煤去别人家,往往迎接我的都是叔叔阿姨热情的笑容和寒暄。到了冬天,有时候,天气冷早上一起床,楼道几家共用的水龙头全给冻住了,没办法洗脸做饭,大家就赶紧从家中端来热水,争先恐后地好象生怕自己少干了似地。

那时候尽管条件有限,但是厂里还是积极地组织放电影,打牌,体育比赛等活动,特别是夏天,活动就更多了,最怀念的是每个周末,大家都搬上小板凳,去电影场看电影,虽然只是个露天电影,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,就是最好的娱乐了。夏天的时候,买上一根厂里自制的奶油冰棒,再加上一小包瓜子,看着电影,我感觉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。还有篮球赛,晚上一吃完饭,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,都急匆匆赶往篮球场为自己的队伍呐喊助威,可是到了现场,给哪队加油呀,这边是自家人,那边是认识的,起初还能有所分,后来只要打得好就是好,呐喊声,加油声,此起彼伏,响彻夜空。

1993年我技校毕业。记得当我怀着激动地心情被带进五车间时,厂房里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声,一排排的车床,铣床摆放的井然有序。设备虽然都比较破旧,落后,但一台台都擦得很干净。之后的日子里,我在师傅的指导下,加工出一批批合格的零件-----我工作了!拿到挣到的第一份工资63元,我认真地告诉父亲,我也能为宝光贡献一份力量了。

2002年,我跟随厂里搬迁,从山沟里来到了宝鸡,一到新厂区,迎接我的除了同事外,就是那一座座宽敞明亮的厂房了,老旧的车床在这里换成了机加中心,数控车床,从原来要经过十几道工序到现在只需程序编好,按钮一按,一件件零部件就在短短的时间内甚至几秒钟内就成成品了。

如今我们都买了房,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单元房。好多家里添了汽车,一到节假日,约上朋友与家人一起出去郊游。根本不会象小时候全厂也只有几辆车,出趟沟都不容易。现在是一下楼就有公交站台,公交车,出租车,私家车,想去哪了,只需考虑选哪个交通工具。

时间过的真快呀,从1975年的试制成功第一只宝光牌真空灭弧室到今天累计第600万只真空灭弧室顺利下线,响当当的宝光品牌正是宝光人共同奋斗和努力的见证,昔日那个小姑娘,如今已经成了半老徐娘。不过风韵犹在,精神依旧。回想往事,历历在目,昔日走过的路,让我问心无愧,肩负的重任,让我信心百倍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坚守着爱岗敬业的品质。

愿宝光的明天越来越美好。


备注:本文作者为宝光第一代建设者的女儿,典型的是宝二代。


上一篇:宝光•梦想•我们 下一篇:我从宝光来 —— 一名曾经宝光人的宝光情怀